首 页 | 进贤概况 | 进贤新闻 | 视频新闻 | 综合新闻 | 媒体看进贤 | 热点专题 | 招商投资 | 乡镇风采
  您当前位置:天圆网>>县区之窗>>进贤县>>栖贤文苑
寂寥的翠花
2013-12-16  
在线投稿  新闻热线:0791-86865371

傅磊

  那一世

  我转山转水转佛塔

  不为修来世

  只为途中与你相见

  ——仓央嘉措

  那一刻,从眼角的余光中,翠花街,最为清淡的身影,不经意的印在脑海,似乎不着痕迹,却又如水轻’{;似虹曾倚。街头的万寿宫,翘角翼然,塔龛里,香烟袅袅……

  取道古镇李渡,一直向西走,临抚河边上,便是翠花街,街是老街,浸淫千年光阴洗涤,尽是沧桑倾泄的模样。

  据说,大凡江南集圩或是山郊,有万寿宫的地方,或前或后,或左或右,都有名曰“翠花街”之地。翠花,女人名兮?东北一句“翠花,上酸菜”,一个憨憨的大嫂感觉便跃然于人们丰富的想象。房主名兮?不太可能,就算她富有,也不可能到处座拥这么多街。不过江南的小镇,不太担心拎不出翠花名的女人来,要不“街头的麻石街背的柳,翠花的豆腐王二麻子的酒”,怎会在李渡的街坊传唱经久?连孩童也能在嘻笑的追逐中轻松歌之。这个翠花是做豆腐的无疑,白色如玉,柔软如脂,滑嫩可口,煎、蒸、炸、煮,样样皆可,最好是撮上一两片翠绿色的波菜,一两片猪肝,转眼间便可端上一碗“红嘴绿莺哥”汤来。

  街不长,百十来米,一溜儿木板镶的门面,白天一块块取下来,晚上又依次放上去,在连着的木板上面,可见各种商号的名,福隆、福茂盛、万隆、福盛隆等,多达上百个,全缀上福啊、隆啊等发财的字眼,只不过,时过境迁,木板全呈暗灰色,孤独的在那述说着时光如驹过隙。

  既是街道,便可赶集。三五相伴,穿梭其中;或人流熙攘,热闹非凡,逢庙会时,更是人山人海。旧历的三六九,如蚁拥挤,可见一斑,舟车辐辏,闹贾云集,自是一番风景!《临川志》记载:“百货咸集,蠢类草遗 ,旗亭旅舍,翼张鳞次,榆杨相接,桑麻渐繁”,更是强有力的佐证!

  立于街头,蜇身往里探,便象一条巷。

  真希望有一个结着丁香一样愁的姑娘,象极了戴望舒先生的诗歌意境,撑着油纸伞,彳亍徘徊于这寂廖的小巷。

  这很容易让人想到写出“花花草草由人恋,生生死死随人愿,便酸酸楚楚无人怨”的《牡丹亭》作者,明代戏剧家汤显祖。当年他可是在此茶肆咂茶,款摇折扇的一介书生,旗”淦铮葡沲εǎ砻靡写岸伺危钋橥蛑郑酥梁罄辞逶肚派铣畛Χ希砻靡蚣捕眨怀鱿质蛋娴陌槊危嗝嗉赴倌辏比弥泄肪缍嗔艘环莩恋恚孟访蕴砹艘环莼衬睢�/p>

  那时的翠花街,务必是笙箫直至午夜,欢歌连天不断。街口的“挹翠轩”彻夜灯火通明,声声笑音传至抚河江心,上至广昌,下至九江、汉口、上海的往返船只,木材运下去,大米等百货装回来,到此地歇息停靠是不二首选,这笑音直捣停泊船楫上的商贾和船夫的内心软坎,热乎乎的耳根让他们一个劲的想登岸造次一番,特殊境地寻思一番异地春色。就算狂捺着心跳,岸上翠花街头的“会仙楼”的酒香,也撩拨得他们心庠难遏。于是,“日有千趸船,夜有万盏灯”,那昌明隆盛之景,繁华富裕之况,让翠花街舞尽人间风华,阅尽灯前万卷。

  貌美尤物,软语侬长,能歌善舞,咂酒后色若胭脂,谈笑时艳似桃花,把世事万象都收诸于纨扇挥手间。事过境迁,斑驳的栏杆在风中喑哑,门环锈透春秋。物是人非的轩屋早已风蚀残垣,摇摇欲坠的褐色瓦片上,苔藓层层,天井处的青石,应了“水滴石穿”的偈语,尽是伸手可触的磨损。

  走进里屋,闭上眼睛,空气中透着异样的凉。

  李如•F曾官至内阁大学士,李渡人,筑棚于抚河的中洲岛,与翠花街遥遥相对,棚边草木扶疏,竹影摇曳,虫鸣禽叫,淡淡河风起,簌簌枣衣飞,他披衣执书而诵,倦了,便登竹筏上街,沽洒把盏,好不欢快。“水畔垂渔网,垆边指酒席”,新鲜的河边鲤鲫,陈年的李渡老窖,听一曲采茶小调,看一出李渡道情,岂不快哉?

  闲暇时分,立于街里酒肆后坊,看到蒸甑上热气腾腾,一如琼浆玉液的烧酒正汩汩似泉,几百年的技法传承佳酿,呼吸间,已忘俗世烦扰。“闻香下马、知味拢船”,不是浪得虚名啊!

  一里外的清远书院,时常会来几个峨冠博带的书生,难免书生意气,几杯下肚,也会江山指点,挥斥方遒。酒醉迷离之际,高诵“宫凝万寿观紫气东来;台祈风雨望银波北归”。毗邻的万寿宫、风雨台,便如点睛之笔,时时刻刻的会出现人们的口语中。

  当年,朱德曾带领“八一”起义军路过此地,就在翠花街边的风雨台上,气宇轩昂的演讲,如长虹划过黑暗,使李渡的农民觉悟和警醒起来,农民运动如春草生机,星星之火而蓬勃。

  屋檐下的泥石灰,隐隐约约的透着红,认真的细辩,却是一个红五星,仿佛一个雄纠纠的队伍仍行进在翠花街,让人鼓舞,斗志昂扬。农民运动会领袖汤双喜便浓缩了李渡人的光辉形象,他为党、为事业,在翠花街头就义,就义前的凛然一直在李渡间成为自豪的膜拜榜样,一代又一代……

  “闲云潭影日悠悠,物换星移几度秋”。翠花街似乎一直就以静物的姿态,束之高阁。向西,临抚河的那边,已建了防洪墙,现立于街头,任凭扯长脖子,也看不到河水汤汤。向东,万寿宫、风雨台,已然焕貌一新。儒、释、道于一身的千年道府,凭着信众自筹资金,不断的修葺,除去墙角处的几个石磉还能证明它厚重的历史外,仿佛是一个时兴建筑(注:据《临川县志》记载,为唐贞观年间,抚州知府李德年令本地高士吴道南所建),事实上,如今的万寿宫是1994年重建,滨河面山,望江流不止。

  翠花街,从东到西,数来数去,就那么几户居民住在那里,除了从表面上看过去还象一溜儿古建筑外,进得里面,却是残壁断垣,许多的屋顶角料早已东斜西歪的倒塌,散落一地的全是混乱的瓦片和杂物,经雨水侵袭,已是不忍目•ぃ叭旰佣⑷旰游鳌保路鹗俏糁ご浠ń侄裕土诖司幼〉木用瘢焯煲驳P乃堑姆孔硬蝗栈嵩诜缬曛星闼欢庋牡P囊裁挥锌赡茉诙淌奔淅锏玫街实母模蛭饫镆咽巧霞镀蓝ê玫奈奈铮荒苄掭荩荒懿鸪R恢轿淖郑昧怂拿恕7路鹚讶煌瓿闪死疃扇硕运耐昝阑匾洌耍舾赡旰螅荒茉谑榧锩娴奈淖中屑浞⑾炙拿馈�/p>

  李渡是个文化古镇,古镇自有古色古香,一个元代酒窖的挖掘,让人们趋之而临,尔后,便会来到翠花街。青石板,古店铺,老镂刻,人来人去,人去人来,先是饱满激情的欣赏它铬有历史印记的辉煌,然后,默默无语的唉叹它凋零的窘况。“翠花街,始建于清乾隆年间的木式结构古屋。分为左右两排,十三家前店后坊式的酒作坊各具特色,具有典型的江南古街道的风格。翠花街前半段几经修补,但仍保持了古色古香的韵味。后半段为木式骑楼结构,做工精美,极具观赏价值”。不知道若干年后的人看到此段文字会作何感想?……

  喜欢黄昏中独行于翠花街,一边望远处挂于中洲远处的那轮夕阳,映在抚河,半江瑟瑟,一边回眸孑然孤影的翠花街屋檐,夜色如墨皴,破衣褴褛般的惨淡。

  还是认真的朗读仓央嘉措的诗,“那一世,我转山转水转佛塔,不为修来世,只为途中与你相见”。

  试问:见过李渡翠花街吗?

  如若见过,——好!如若没见过,——好!

(注:上图为李渡翠花街)

天圆网版权所有 地址:南昌市红谷滩丰和北大道269号南昌日报报业大楼18楼
垂询电话:0791-86865371 邮政编码:330038 电子信箱:ncnews@ncnews.com.cn
备案号:赣ICP备13005947号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1409354号
国家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36120120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