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 进贤概况 | 进贤新闻 | 视频新闻 | 综合新闻 | 媒体看进贤 | 热点专题 | 招商投资 | 乡镇风采
  您当前位置:天圆网>>县区之窗>>进贤县>>栖贤文苑
钟陵五景
2013-10-25  
在线投稿  新闻热线:0791-86865371

 

节凛冰霜坊

摇曳的孤灯,独自枕榻,夜黑怎入眠?蓬发散乱,浊眼望窗牑,影乱离人恨,待吐的芳菲守着一念的执著,把日子攥紧成邻里的称颂,心却滴血似的涌成磐石般的寒彻,直至雕镂成节凛冰霜。

给予的温存,经不起岁月的槌击,只是把心头一刹那的怒放情窦,款款铺开春夏秋冬的轮回,生命枯槁成最后那翕半开半合的呼吸,谁又能诠释内心曾拽着几多悲苦?几多凄凉?

情殇不已!

几百年的缀守,伫立的姿态迎送代代人的回望,在人声渲沸的叹诵里,在桥头水流的咿哑中,以牌坊的形式,活在困惑的留恋中。

除此之外,弦断有谁谙?唯有青苔依旧,夜夜如年……

 

润溪桥

与栖贤山日夜相视,三府通衢,一头枕着书院的声声高咏,一头凝望舟楫的帆影北归,那袅袅藤萝如今只在戴叔伦的诗里茂盛,却忽略了铅华褪尽后的钟陵已然成风景。

栖贤山不高,逶迤成卷轴,铸就董北苑的一世声名,是不是世间万物,时间涤尽荣辱才显风姿?几百年风霜后,人们伫于桥头,除了落寞,便是深深的喟叹?“栖贤八景”,徐徐地只活在游人的解说中。

残垣断壁,寂寥的散乱于蓬草,葱茏的树木更是孤独得潸出水来。金刚寺、仙姑庵、望湖亭,曾经的梵音拂过林梢,碧溪九曲,载动过多少沧桑?海棠洞前,合掌于胸,道声:别来无恙!

桥孔下映过来的余光,兀自姗姗的惆怅,捎着满目的彷徨……

 

王家窟

退走的马蹄印,晃悠的蜘蛛网,怎么也没想到造就了一代帝王。是因为星星陨落的地方,彰显红尘中的灵异?是军湖“十八年交弋”古角争鸣,偶然编织了动人的传说?那茂密的树林,层叠的灌木丛,似乎远离了人们视线,独自葳蕤千载……一代又一代人,在彼此的感慨中认定命运中的神奇。

就连一个天大的窟,也沾上“王家”的风范,深邃得让人只能扯长脖子遥看。

一个叫钟陵古邑,一个叫金陵古都,倘若没有此地天遂人愿的生存下来,那么怎有元璋在金陵的“花柳温华”?

古邑钟陵啊!慢慢隐去了王候的霸气。

有谁能知?何时尚能“报与桃花一处开”?

 

五七井

颓败的井沿,匿不住时间的凋零,孑然于水塘边,暗淡中回味激情的岁月。曾经一群群风华正茂的身影,让笑声和着泪水,荡漾过清澈的涟漪。

“五七井”,三个字,却浓缩了一个历史的片断记忆,仿佛烙印,给时代添上了深深的痕。

大樟树前的食堂,依旧显有残缺的文字,抑或是苍翠的枝桠,总想留住那份情结。事实上,一个个回来怀旧的“青年”,眸里尽是晶莹的酸楚,伴着海一般的怀念。

 

阳坊湖

   水草肥美,伴着倾泄的波光。一望无际的湛蓝,点缀三两声鹭鸣,那白色的掠影拂尽人们的想象,沾染古邑风华的湖啊,怎一“大气”了得?

   湖岸丘陵遍布,红壤尽皆入眼,江南的氤氲润泽千年,无限的舒畅盈满各自的心田。

还有那斜斜抛晒的渔网,轮起圆圆的一轮月状。倚腰门而立的孩童,踮起脚尖,凝望收获的念想。

阳坊湖啊!生生世世,沉默如金,擎着钟陵人们自信的阳光!

 

(图为节凛冰霜坊)
天圆网版权所有 地址:南昌市红谷滩丰和北大道269号南昌日报报业大楼18楼
垂询电话:0791-86865371 邮政编码:330038 电子信箱:ncnews@ncnews.com.cn
备案号:赣ICP备13005947号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1409354号
国家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36120120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