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 进贤概况 | 进贤新闻 | 视频新闻 | 综合新闻 | 媒体看进贤 | 热点专题 | 招商投资 | 乡镇风采
  您当前位置:天圆网>>县区之窗>>进贤县>>栖贤文苑
满纸烟云抒匠意 画里乾坤度流年
2013-10-25  
在线投稿  新闻热线:0791-86865371

   —记半平书屋主人胡文昌书画艺术

仓屋藤

  文/胡磊春

  我与胡文昌相识至今十年有余,若以朋友情谊论,不可以说浅矣。十几年的光阴,说长也长、说短亦短,风风雨雨走来,天地和人都发生了变化,不变的是他的身躯依然瘦弱,他的思维依然讷言慎行,还有艺术家的特质风采依旧,一直吸引着我关注的目光。

  很早就闻其名、慕其画。或是初来乍到(来文联工作),或是缘分浅薄,我一直无法人名相对。记得那是上个世纪九十年代末的一个夏日傍晚,夕阳淡淡,倦鸟归林,微风送爽。我下班回家,路过小城繁华地段街心花园,一个爱好书法的朋友叫住我,说:“这就是你常提起的胡文昌老师”。他神态自若地坐在花坛栏杆旁的石板上,目光游走于熙熙攘攘、休闲纳凉的人群,似乎在撷起创作之素材,又或在洞察人世之微茫。一个简单的握手,几句随意的寒喧,我们便算熟识了。

  平常的日子悠长而淡远,文联的工作繁忙透着轻松。文昌不时来我这儿小坐,对他的了解日渐加深。他生于六十年代初的一个中医世家,或是天性使然,从小就喜欢涂涂画画。十六岁时无师的他竟被点名为当时的前坊公社画抗日体裁的宣传画。当其他几兄弟继承家风纷纷踏上医务工作者的岗位,做了白衣天使,为社会救死扶伤时,他通过自学,考上了江西师大美术系,师从“江西十老”之谓的国画家段倪、燕鸣。为了博艺,他还拜入吴子南、汪晓曙师门学国画,杜玉华府中学水彩。四年光阴,深受吴子南、杜玉华、余塞器重。毕业临别之际,杜玉华惜才之情溢于言表,绘制精品题款相赠留念。大师的亲炙,加上自身的悟性与勤奋,绘画技艺日益精进,逐渐形成了他独特的水墨、油彩、水粉相融的画风。

  冬心金农先生有诗云:“不与人游爱独游,世间何物可句留。有情只有东郊上,短草枯杨子母牛”。文昌是寂寞和孤独的,不善言词,不与人游,只爱独自思索艺术和背负人生。常常的一个人,一本速写本,远离尘世的喧嚣,避身郊野。一湖清水、一山远黛、一湾荷红、一幢老屋,一兜老根,甚至是一树杂乱无绪、缠绕生长的野藤,都会激起他无限的遐思,创作的冲动,在书画的世界里安妥他疲累与孤寂的心。

  中国画又称写意画,讲究构图,注重意境、意趣、意象的抒发。画家因此提炼生活,以造化为师,发而为诗,写而成画,从而传达给观众,这便是一幅成功的画作。文昌的中国画,墨笔铺陈,纵横涂抹,满纸烟云,传承着黄秋园大师密不透风的画风,在用笔上又处处体现着黄宾虹大师厚、重、拙、满的笔墨技法。山水画《幽月宁静山复醒》,一轮圆月从静洁的云层探身,高高悬在山峦之颠,皎洁的月光映照在黑漆如古、群峰耸立的山脉上;山上沟壑溪流奔泻而下,汇入湖泊,泛出粼粼的波光。细观此图,除了意境冠绝外,满幅的山、点景的秋月、静幽的湖水,恰到好处的衬出了主题——山的沉睡。同时,又拟人化的表现出了月探头、溪水流惊醒了山的梦。他的《彩荷风味》,一反传统的平面构图,画面层层递进,荷叶荷梗更迭穿插,间隙辅之叶小浓绿的浮萍,透出大自然生生不息的生命意象。整幅画技法变化不多,但层次分明、严谨。设色淡雅,体现了“一笔生万笔,万笔复归一笔的粗服乱头之美”。另一幅《彩石林之景》,呈现出西方线条纵横交错的意态美。层叠的石林,以墨色浓淡表现石质肌理、石头的厚薄;高高的石林之颠,隐约的民居抑或山寺可见;蓊郁的树木、茅草杂伴其间,表现了勃勃生机。铺陈的石林恰到好处缀以红绿相间的色块,让单调的水墨立即灵动活泼起来,令观者尘心一洗,享受到赏心悦目的色彩美和内心莫名的冲动。整幅图以草书线条入画,形成独特的艺术观念和构成形式,有吴冠中《狮子林》构图之影,但又不全是,文昌在学习借鉴的基础上,推陈出新,充分展示自己油彩、水墨相融的笔墨技法,展现了更为大胆、灵动的线条之美。还有一幅《仓屋藤》,构图与《彩石林之景》有异曲同工之妙。只不过,此图用大篇幅来表现土家房屋下的根藤。厚厚的土墙下,长长短短、纤纤细细的藤茎无限向下舒展生命的律动,或缠绕似纠结又或另辟蹊径展示个体,让我们感受到植物世界的另一种生态美,我觉得同时还表现出了画家内心的苦闷和纠结。浓淡相宜的墨色根系藤茎间,用彩笔互敲洒出红绿相宜的细碎色晕,单调的水墨不再单调,满幅的黑灰墨线呈现的低沉压抑的画面顿时鲜活,他这种新奇的绘画技巧,弥补了构图重、满、生涩、凝滞的不足。

  前人习书,讲究“点画之间渗禅意,墨锋深处留古痕”,文昌书法并不遵循这一艺理。他的字化古为今,新奇独特,瘦硬不拘,跌宕起伏,有郑板桥“乱石铺街”之味。字幅行间,若蚯蚓钻土,若猿猴挂藤,若小儿画墙,满幅满眼净是绚烂散尽、返朴归真的稚拙素朴情趣。他用笔摒去传统的转折露痕,捺笔出锋的古法,喜用圆笔又藏锋,像在画字。你看他写“山”,明明就是用水墨在赋山之形,让欣赏者有意犹未尽回味无穷的况味。他的字,初看无体,实则下童子功颇多。早年习过“端朴若古佛之容”(康有为《广艺舟双楫》语)的《爨宝子》碑,后转学汉隶《张迁碑》、《乙瑛碑》以及《圣教序》;中年后孜孜以求,苦攻明代傅山、唐寅《落花诗帖》等。清初苦瓜和尚在其《石涛画语录》有云:“我法自我家立”的画论。我认为,此语用在文昌的书法创作上,殊为恰当。无论字画他都具自家风貌。他创作以小幅为主,或斗方或四尺对裁,精心施墨、细致谋篇,作品精宕又情趣毕现,体现了他对艺术的严谨与虔诚,受到同道好评,藏家喜爱。

  除却书法与国画,文昌还善水彩及油画。作品奔放而又奇纵、浓艳而不失洒脱,注重色块对比,语言抽象,线条繁复,有东西方艺术嫁接意味。如《花艳》、《嵩山石屋》。目前,水彩创作仍处于探索阶段,画风已初见端倪,然其不满足于自囿,睛耕雨读,手不释卷,近年来,阅读了大量古今画论书籍。《山梦》、《冷园》、《杏林》等一批构思精巧、令人叹喟的新作相继问世,一改过去画面黑灰、冷色为主的构图,设色清艳淡雅,呈现出异彩纷呈的图画美。尤其值得一说的是水彩画《古桥情》。江南的杏花春雨中,简笔涂就似有若无的女子撑着花伞屹立于古旧斑驳的拱桥上,似在赏春,又似在盼郎归。三月,鹅黄嫩绿的淡绿敷满整个画面,有诗一般朦胧的意境美,读后让人难以忘怀。

  当今中国,艺术品市场空前繁荣,字画等艺术形式纷纷走向市场,动辄于千、万元平方尺计值。向书画家索要作品,无疑在向其口袋里掏钱。文昌为人谦虚淡泊,待人真诚,从不拿自已的作品说事。凡有所求,必有所应。如有朋友乔迁、开业补壁急需,“灯下构稿,晨起补色”不辞辛劳,力成他人之美而无怨言。甚至还会说,不知你喜欢啵?近两年,文昌逐渐走出书斋,不再独守自已的青灯黄卷,不时参加一些展览、笔会等文人雅集活动。水彩《老树根下画语录》、《老根系》、《老根系之一》、《人体之一》相继入展江西省美术展览(大赛),获银奖、优秀奖等。还应邀加入省美协,圆了儿时当画家的梦想。面对声名的日显,文昌仍然保持一贯的低调和沉默,似乎这一切都与他无关,不断探索和追寻艺术真谛才是他心灵所在。

  孔子说:“五十而知天命”。君子贵在知天命而顺人事。文昌兄似早悟其理,虽居闹市,而少浮华。写字画画,扶挚幼女,摆弄篆刻,勤理家事,一样不缺,逍遥自在。我以为,这还不够,如能向吴昌硕、齐白石、吴冠中诸大师的经历那样,在诗、书、画、印等多方面去更好地夯实未来的艺术大厦的根基,他还需要走出家山,几出几归,读万卷书行万里路,搜尽奇峰打草稿,胸中容丘壑,那时的文昌,当真真切切是一个文化艺术齐头并进的昌盛者。

天圆网版权所有 地址:南昌市红谷滩丰和北大道269号南昌日报报业大楼18楼
垂询电话:0791-86865371 邮政编码:330038 电子信箱:ncnews@ncnews.com.cn
备案号:赣ICP备13005947号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1409354号
国家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36120120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