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 进贤概况 | 进贤要闻 | 视频新闻 | 新闻广角 | 媒体看进贤 | 热点专题 | 招商投资 | 乡镇风采
  您当前位置: 首页 >> 栖贤文苑
关于《鲁迅著作手稿全集》中鲁迅与非鲁迅手稿问题的探讨
2013-10-24  
在线投稿  新闻热线:0791-86865371

    2007年10月31日,鲁迅与书法研讨会在江西省进贤县召开。会上我提供一篇《鲁迅与许广平同钞稽康集墨迹的分辨》的文章,并很快在中国文物报收藏鉴赏版发表。2008年1月,北京《鲁迅研究月刊》刊发了鲁迅与书法研讨会相关四篇文章,再次将我的分辨小文收录,让我倍受鼓舞。在这次会议前一天,黄乔生先生还带来由北京鲁迅博物馆馆长孙郁先生相赠的一函十二卷《鲁迅著作手稿全集》。会议过程中,没有时间翻阅手稿全集。  

                                                                                                  
    会议过后,我大概用了一个月左右时间,对《鲁迅著作手稿全集》进行了鉴赏性阅读。并于2008年1月15日,即丁亥年腊月初九我55周岁生日这一天,初步完成了对手稿全集中鲁迅与非鲁迅手稿的辨识。戊子年开正后,我又先后往上海、南京、绍兴等地,一边参观鲁迅纪念馆、故居,一边搜集鲁迅书法艺术相关资料。我还带着手稿全集第一卷,拜望鲁迅与新文学研究的权威专家,讲述我对《鲁迅著作手稿全集》中鲁迅与非鲁迅手稿辨识的过程,出示我的辨识钩划结果,并得到上海鲁迅纪念馆副馆长王锡荣、华东师大中文系博士生导师陈子善、上海图书公司图书鉴定家陈克希、江苏学者作家薛冰、东南大学教授喻学才、绍兴鲁迅纪念馆馆长钱小良等著名专家学者认可和签名支持。其间我还多次将钩划结果示以众多专家,但非鲁迅研究专家,我没有请其签名。签名的专家, 都觉得这是一件很有意义的工作。      

                                           
    我觉得我有责任对鲁迅的书法研究尽一分力量,因为我确实相当崇拜鲁迅先生的书法艺术。我曾几番摩挲手稿全集,看着为纪念鲁迅先生诞辰一百二十周年而精心策划出版的传世图书,反复体味1999年5月14日福建教育出版社出版说明的一段话“这样,亲敬鲁迅先生的,可以随意手抚简篇,想见先生写作的神情。研究者可以殚精竭虑,探骊得珠。写作爱好者,可以从‘苦心删改的痕迹’,揣摩‘不应该那么写’的思考。书法爱好者,可以欣赏书法。……还可以显示先生字体变化的轨迹和创作态度发展的过程。”真可谓用心良苦。编者用意好,这个话也说得好,但要真正达到这个目的的前提, 是应该建立在对鲁迅文化遗产严谨科学的研究态度上。问题是,这项本该十分严谨的重大文化工程,却做得相当不理想,让我感叹不已。                

                
    捧着这函沉甸甸下真迹一等而又精美的蓝皮线装《鲁迅著作手稿全集》,也确实是为了鲁迅,我觉得有话要说。以下就不客气, 分作四部分探讨。             

                                                              
    一、鲁迅与非鲁迅手稿辨识钩划       

                                                                          
    第一卷中,第一页至二十六页为鲁迅手稿。第二十七页《渡河与引路篇》,鲁迅从玄同兄手录始,至“所以赞成”并英文字母止。后四行至第三十页篇末,全部许广平手迹。但最后两行落款处为鲁迅手录。第三十四页至三十五页,文题《对于<新潮>一部分的意见》及篇后落款为鲁迅手迹,文章全篇为许广平手迹。第四十页至六十七页,是〈〈补天〉〉长文。起首三行为鲁迅手迹。第二段“伊似乎是从梦中惊醒的”开始至第四十三页为许广平手迹。第四十四页至第五十九页前四行“支持不住了”,为鲁迅手迹。第五十九页“唉唉”始,至第六十三页,为许广平手稿。第六十四页前七行为鲁迅手稿,后三行至六十七页篇末为许广平手稿。最后鲁迅补录日期。第七十二页至七十八页,除文题〈〈诗歌之敌〉〉及篇后日期为鲁迅手稿外,整篇文章七页全部是许广平手迹。第九十八页至九十九页〈〈这是这么一个意思〉〉正文全篇,全部是许广平手迹,鲁迅只在最后补录了文章所载日期。第一百页至一百零一页〈〈青年必读书〉〉一文,鲁迅开了个头,补了后面的日期,正文全部是许广平手迹。第一百一十页至一百一十三页,文题〈〈那几个女学生真该死〉〉及篇后日期为鲁迅手迹,正文是许广平手迹。第一百一十三页至一一五页〈〈谣言的魔力〉〉,全篇皆许广平手迹,篇后日期为鲁迅手迹。第一百一十六页〈〈铁路强奸案的来信〉〉,鲁迅手录至第四行“当此事发生以后”,该行自“我们即质问女师校长”始,至第一百二十页篇末,是许广平手迹。鲁迅在此篇末抄录两行日期后,又手录〈〈铁路强奸案中之最可恨者〉〉文题及一二二页篇末日期外,该全篇正文皆许广平手迹。               

                           
    第二卷中,第一三二页,鲁迅抄至第二行“顺便走了进去”,自在“杂乱的书报堆里”始,至一三六页篇末,全部是许广平手迹,但最后一行“白波,上海同文书院。六月”。 并注日期为鲁迅手迹。第一四零页至一四二页〈〈女校长的男女的梦〉〉全篇,皆许广平手迹,鲁迅补录日期两行。第二三零页《坟》的题记编者注1926年10月30日, 与“二三五页篇末的一九二五年十月三十大风之夜,鲁迅记于厦门。”有别。                       
第三卷中,第二五七页至二五八页〈〈“思想界先驱者”鲁迅启事〉〉似非鲁迅手稿(也不是许广平手抄),但文篇中加插的话如“去年春天本社同人’’ 等小字为鲁迅校后补录手稿。

                                           
     第四卷中,第三八零页至三八九页,鲁迅先生十六年二月十九日在香港青年会演讲〈〈老调子经已唱完〉〉全篇,非鲁迅手稿,亦非许广平手稿。第三九零页至四零零页,〈〈老调子已经唱完〉〉再抄,为许广平手迹。     

                                                                                                   
    第五卷中,第四九一页前三行为鲁迅手稿,第四行始至第四九五页末尾,为许广平手抄。第五一零页〈〈论“第三种人”〉〉,鲁迅抄至五一一页第二行“而一非中立”,许广平自“便有认为......”抄至第五一五页篇尾。第五四六页《听说梦》篇,鲁迅抄录至第四行“而且与其说所”即停止,许广平接上“谓真话之假”抄至第五四八页第三行“‘无阶级社会’者有人,”鲁迅又接上“‘梦大同世界’ 者有人,”抄录至第五五零页篇尾结束。第五五一页《论“赴难”和“逃难”》,鲁迅写了文题及副标题一并写上“编辑先生”四字,又由许广平抄至第五五五页篇尾。第五八四页《英译本“短篇小说选集”自序》一篇,鲁迅抄至第五八五页第三行,最后八行由许广平抄完。   

                                                                                    
    第六卷中,第六四八页至六五零页《看图识字》,许广平手抄。第六五六页至六五八页《难行和不信》,又是许广平手抄。     

                                                                                            
    第七卷中,第七一五页至七一七页《不知肉味和不知水味》,正文皆许广平手抄,文题及篇尾括号内日期为鲁迅手迹。第七八六页《拿破仑与隋那》,正文许广平抄,文题及篇尾括号内日期又是鲁迅手迹。第七九三页《寄〈戏〉周刊编者信》文题及“编辑先生:今天看《戏》周刊第十四期”,只这一句为鲁迅手迹,接着由许广平抄至第七九四页篇尾,包括落款及日期, 都是许广平手迹.。 

                                                  
    第八卷中,第八八六页《漫谈‘漫画’’》至八八八页,前后两页为鲁迅手稿,中间第八八七页由许广平手抄。第九三二页〈〈从“别字”说开去〉〉,文题由鲁迅手写,接着正文至第九三六页第三行为许广平手抄,本页第四行始至篇尾为鲁迅手抄。  

                                                                        
    第九卷至第十卷中,全部鲁迅手稿,没有他人代劳。          

                                                                                                                                                    
    第十一卷中,第一三零六页〈〈“译文”复刊词〉〉文题及第一三零七页篇尾括号内日期为鲁迅手迹,正文由许广平抄写。 

                                                                                               
    第十二卷中,第一四一零页〈〈关于太炎先生二三事〉〉,至一四一五页,钢笔抄写,非鲁迅手稿,似许广平钢笔抄写。  

                                                                                             
    二.鲁迅与非鲁迅手稿辨识比照     

                                                                       
    在1428页的〈〈鲁迅著作手稿全集〉〉中,当然大多数为鲁迅先生著作手稿或后抄稿。非鲁迅手稿的墨迹,绝大部分又为许广平书抄,另有几件抄稿不知书写者姓名。鲁迅与许广平的书法功夫、书写习惯,都比较容易比照分辨。第一卷中第四零页至第七十七页的《补天》,是一篇有二十八页的较长文章,由鲁迅与许广平同抄。这并非真正意义的鲁迅著作手稿,而是1927年许广平到上海与鲁迅同居之后某时间的抄稿。整篇抄得十分虔诚。在许广平为鲁迅书抄的大量文章中,这篇抄稿内中一少半许广平的书抄,是比较工整上乘的。这内中鲁迅的手抄,也不同于一般上海时期36+12绿格稿纸手稿或抄稿。《补天》全篇抄稿中,鲁迅手抄非常工整用心,极少涂改, 书法相当好。而许广平的字虽然认真,但不少处显得吊脚歪斜,常有不稳定的感觉。上海鲁迅纪念馆藏《文物珍品集》(上海古籍出版社1996年9月第一版)p8收录《补天》第一页,介绍说此件系鲁迅编集《故事新编》时抄录。是篇为编辑《故事新编》抄录不错,但并非全部鲁迅抄录(见本文第一部分辨识钩划)。《补天》文章首页,正文第一行为鲁迅抄录,第二行始就是许广平手迹了。明眼者应一目了然。是篇鲁迅许广平穿插抄录,比照风格大异。      

                                                                
    在第二卷第一三二页第二行,鲁迅抄录至“顺便走了进去。”许广平接上抄录的文字,墨迹明显偏重,字亦不稳。至第一三六页,鲁迅补录的“白波,上海同文书院。六月。”几字仿佛鹤立鸡群,笔划粗细与右侧许广平的抄字相差无几,但书法风格不同也很明显。  

                                                                   
    在第五卷第五四六页《听说梦》一文,抄录至第四行的“所谓”两字可作为分界,前为鲁迅书抄的“所”,后为许广平书抄的“谓”,此两字笔法过渡不算十分明显,比照鉴别也可分辨。如鲁迅书之“所”字,另见第五五零页第一、第二、第三行,第六零二页亦有。许广平书之“所”,见第五四七页第三、第五、第十一行,第五四八页第二行,第六五七页第十行都有“所”可供比照。“谓”字也有二人不同书写习惯的比照。           

           
    在许广平以外的书抄者中,第三卷第二五七页至二五八页《“思想界先驱者”鲁迅启事》,用的是语丝稿纸,正好与后面几十页语丝稿纸相对应,可以见出该篇书写风格与鲁迅书写不同处多多。第四卷第三八零页《老调子经已唱完》的书写,全然不同鲁迅风格,标点写法也不符合鲁迅书写习惯。倒是文章删改加插后一些小字似鲁迅,如“也愿意子孙”,“应该欢欢喜喜地死去”、“家跑到外国去”、“倘比我们高或同等”等等加插字。其实这篇演讲稿,首页题头下已有括号注明“刘前度笔记”也许因为如此,许广平再抄一遍附后。这篇许广平抄文, 反倒是在许广平《鲁迅的写作和生活》一书中注明为“许广平抄写”等字样。 

                          
    另有一些似是而非的字迹。第十二卷第一四零六页至一四零九页《关于太炎先生二三事》,鲁迅书写无疑,改动不少, 是真正意义的著作手稿而非抄稿。为投寄刊用而保存自己手迹,再请许广平用钢笔抄一遍(见一四一零至一四一五页), 如是鲁迅著作手稿, 则会有如同本卷第一三四四页至一三五八页那种流畅而不时改动的情况。不很难分辩,钢笔抄件中有许多许广平毛笔书写迹象。但全然不像此抄件前面的鲁迅钢笔著作手稿气象。鲁迅钢笔字风格,也可参见第四卷第四六六页自传。以上两部分对鲁迅与非鲁迅手稿的钩划和比照, 请鲁迅研究专家和书法鉴定家共同探讨。   

                                                                      
    三、鲁迅与非鲁迅手稿辨识意义
     

                                                                       
    鲁迅著作手稿的文化艺术价值之高,中国历史文献文化库中难有比肩者,这应该是有共知共识的。回顾手稿全集出版说明内,那么一段对鲁迅著作手稿价值意义引导性认知的话,我们觉得,将著作手稿全集内鲁迅与非鲁迅手稿辨识清楚,意义十分重大。中国近二三百年内,〈〈红楼梦〉〉与鲁迅全集, 可以说是两座文化大山, 《红楼梦》的版本或抄本不少,仅研究曹雪芹文学价值的成果可谓相当多,研究其书法和其他艺术成就的倒是少见。鲁迅文化遗产所包含的著作手稿、抄本、版本,鲁迅日记,鲁迅为古籍校抄稿, 鲁迅临摹古碑帖稿本,鲁迅为他人改稿、抄录文稿,鲁迅钩勒画稿,鲁迅收藏纸本类艺文图书批览稿,以及许广平和他人为鲁迅著作演讲的抄稿、记录稿,更加丰富多彩。也可以说,鲁迅留下的文化遗产的复杂性多样性空前绝后。丰富就是价值,复杂就要鉴别。认识文化遗产价值的基础,是明辨是非,这是我们不可推卸的责任。


    按照许广平先生的计算,鲁迅先生光著作手稿就有近六百万字,现在留下来的手稿只是一部分,佚失的文化财富太多太多。许广平很清楚,前几十年,“鲁迅对自己的著作手稿并不爱惜,每一书出版,亲笔稿即行弃掉”。许广平经常把鲁迅弃掉的手稿保存起来,所以鲁迅最后十年与许广平上海同居遗留的手稿最多.许广平为保存鲁迅手稿的贡献也很大。许广平为鲁迅抄稿的认真虔诚,也可以反映出许广平早已认识到保存鲁迅手稿的意义。在《鲁迅著作手稿全集》中,也同样可以见出别人对鲁迅著作手稿的珍重。第六卷中第六四零页至六四四页《儒术》,文题下有齐震校毕题记“此鲁迅先生手稿投赠文史杂志者已刊入第一卷第二期”。这说明校稿者对鲁迅手稿的十分珍重。另有研究者认为,鲁迅著作手稿中有黑线的地方,是国民党当局认为“不妥”之处。照此理解,查第七卷第八卷,有多处画竖条黑线处。我们发现,这种竖条黑线并没有损伤鲁迅手稿文字,可见这也是一种特别的珍视态度啊。但这只是一种推测, 鲁迅自己所画的竖黑线条也都很规矩。     

              
    有人说鲁迅不是书法家,这无异说鲁迅不识中国字不会写文章一样,他根本就不认识鲁迅。本身就是大书法家的郭沫若,那段对鲁迅书法的论述非常有意思,非常好。读《鲁迅著作手稿全集》,见最早有鲁迅二十八岁时字迹,那已经是相当有功夫的书法,到后来定性的行楷字,不仅是书法,而且是可以作为我们现在许多著名书法家堂前供奉的法书了。就目前书法界两种不同对鲁迅书法不同认识的观点,我们也应该认真分辨鲁迅书法与非鲁迅书法。文物艺术收藏鉴定界,据说也有拍卖鲁迅书法作品的,去伪存真是第一要义,一般书画家作品尚要弄清楚。作为鉴定重要文化遗产的依据,鲁迅书法当然更不能弄错。还有这套珍藏本,至少有千余套在国内鲁迅研究机构及博物馆、图书馆、大学中文系内,甚至流至海外,读者面虽不广但多为文化精英,有问题更不能误引精英啊。如果让非鲁迅书法误引精英, 一定会成为中国文化艺术史上的极大的笑话。由此我也想到,中国的文物书画艺术品鉴定,存在严重的水平低下问题,《鲁迅著作手稿全集》中鲁迅与非鲁迅手稿的混淆莫辨,可见一斑。这套书的主编萧振鸣先生说“鲁迅作为现代文化史上的巨人,有超凡的人格魅力,深厚的文化修养和艺术修养。鲁迅书稿是鲁迅书法的最高境界。”是啊, 我们谁都以为鲁迅书法价值意义重大,但重要的问题是, 我们应该有真正担当重大责任的心来做好这件事。        

                                   
    四、鲁迅与非鲁迅手稿辨识题外          

                                                                   
    《鲁迅著作手稿全集》由鲁迅博物馆萧振鸣先生主编,王得后先生任顾问。1999年12月由福建教育出版社出版,作为传世珍藏品,精印2000套。在编辑的出版社说明中,认为收入全集中的所有墨迹都是鲁迅手稿,没有说到许广平和其他人代抄问题。从编书用意和装帧情况看,主编人和出版社都应该是恭敬虔诚的。但我认为,编辑之前的鉴定审读, 是马虎而不严谨的。因为出版说明中, 没有谈到经过了多少鲁迅文学与书法研究专家鉴定,而且顾问也仅王得后先生一人。作为中国历史上十分重要的文化遗产鲁迅的著作手稿,不应该是如此简单的做法。该书出版后,著名学者陈四益先生, 于2001年6月2日,在文汇读书周报发表文章《读〈鲁迅著作手稿全集〉》, 并被当年9月的《新华文摘》转载。陈四益先生文章,没有涉及内中非鲁迅手稿问题。在2007年秋末“鲁迅与书法” 进贤研讨会上,著名鲁迅研究专家朱正先生说“《鲁迅著作手稿全集》以及文物出版社的《鲁迅日记》、《鲁迅书信》影印本的手稿,我全看过。我看这些主要是看这些著作对不对,里面有没有错字。看过之后,觉得喜爱。虽不能至,心向往之。”说明朱正先生也没有提出手稿全集中非鲁迅手稿的问题。我以为, 写得好的鲁迅传记和研究文章, 画得好的鲁迅头像, 都能表达作者与鲁迅先生的精神对应, 唯独我们恰恰缺少与鲁迅书法艺术相通的灵光。上海陈子善先生与我探讨鲁迅著作手稿问题,说很有意义。南京著名图书版本学家薛冰先生,看过我对《鲁迅著作手稿全集》鲁迅与非鲁迅手稿的钩划,指着这套标价3980元的函装书说“这等于出了一套废品”。如此等等,辨识题外,批评指疵,不能一一。 

                           
    回想去年鲁迅与书法研讨会前夕,捧着这函北京鲁迅博物馆友好相赠的沉甸甸的鲁迅文化遗产,心中充满了喜悦与感激。后来欣赏鲁迅书法,钩划出内中的非鲁迅手稿,以至现在涉笔成文,不知天高地远, 多管闲事,心情又何尝不再沉甸甸……      

                                                                                    
     说了这么多,我该有个总的意见。《鲁迅全集》是鲁迅的文学思想集成,也一而再、再而三地出版发行,而且一直都还在不断地搜集补充研究中。鲁迅书法是鲁迅艺术成果的表现,内涵也相当丰富, 但探索发现内中奥秘,却远远滞后于鲁迅文学思想的研究。今年五月,55件鲁迅书法回归故里(绍兴) 展之后,对鲁迅书法研究的呼唤文章,似乎在文艺报刊上多了起来。从夏晓静专家的文章得知, 鲁迅书法研究,多年几乎处于空白状态, 我想这不能说不是鲁迅研究领域中的一大遗憾。还有最近关于鲁迅在<<梅兰芳歌曲谱>>书上几个题字的真伪等问题,引起三锡荣和黄裳等多位学者争议,更说明鲁迅书法鉴定的迫在眉睫。据我所知,鲁迅书法也先后出版过几次图书,有《鲁迅著作手稿全集》中非鲁迅手稿的混淆情况,而且这种错误的来源,也有用其他版本作底本的引导,就可能在已出版书法集中存在其他没有发现的问题。如果说, 我们现在真正认识到鲁迅书法研究应该加强, 那么当务之急, 就是要对鲁迅文化遗产中的手稿或曰书法问题, 全面进行一次科学细致的鉴定,精心疏理,正本清源,谨慎定名,规范出版。只有这样, 我们才能在对待鲁迅文化遗产方面,不负中华民族伟大的鲁迅。                      

                                                             
    原寄经三稿。2008年10月7日,即戊子三秋九九重阳日,又加改几句再寄。

                                                                                                                                                                                  


     331700  江西进贤县文物管理所所长  文物博物副研究员   文先国

 · 温圳镇开展“国际禁毒日”活动
 · 进贤县人民医院开展儿童生长...
 · 脱贫信息一点通
 · 市公安局交警支队督察组在进...
 · 县2017年学前教育宣传月启动...
 · 县安监局组织开展安全生产观...
 · 池溪乡创新开展群众工作
 · 江西安康装饰建设有限公司项...
 · 进贤举行第六届中小学生“魅...
 · 进贤县妇幼保健院中层干部岗...
 · 中国医疗器械(江西•进...
 · 进贤县文港文化用品产业基地...
 · 年产20000吨铝合金型材生产项目
 · 生产烧结页岩砖项目
 · 进贤县现代物流园区建设项目
 · 肉鸡产品深加工项目
 · 金属材料配送物流项目
 · 进贤县体育公园建设项目
 · 进贤县(张公)省级钢构网架...
 · 进贤县体育公园建设项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