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 进贤概况 | 进贤要闻 | 视频新闻 | 新闻广角 | 媒体看进贤 | 热点专题 | 招商投资 | 乡镇风采
  您当前位置: 首页 >> 栖贤文苑
姐 姐
2013-10-24  
在线投稿  新闻热线:0791-86865371

    那时的我很小,很想知道外面的事,天天倚着门,伫立于窗前,呆呆的望天上的云,脑海里也净是想些外面的事情。有时也唱着歌儿,全都是只能自已才能听得懂的歌,聊以打发时光.落寞的紧,便老是想往菜园里走,并不是伺弄菜,而是这儿站站那儿瞧瞧,并没有做啥实际的事,让头往黄瓜藤里探,若或机会好的话还能摘到一条黄瓜,用衣袖揩好立马三刻就吃了。吃完后便在菜园里用手翻泥土找蚱蜢,逮着了就用手拔去它的两前腿,避免让它粗壮的前腿扎到手,有时也钻到园埂上的灌木丛里寻好看的花,拔了扎一束,回家给姐姐扎成花环戴于头上,美极了,很像村上的一媳妇坐花轿嫁过来时戴的凤冠一样,每当这时,姐总是很甜的对我笑。


    大姐总在吃饭时分不紧不慢的用她那特有的嗓门,吃——饭——了,声音特有味儿.我听了便似一阵风似的往家里赶,只见村落里家家房屋的烟囱里冒出的炊烟野性般的如马乱窜. 村前村后的各条进村小路上牛崽哞哞的叫着跟着大牛进村,家家的猪圈里的猪哄哄的叫成一片抢着吃食,晚霞便在各种家畜的叫声和亲人的呼唤中惭惭的融进夜色中,这是黄昏时分我对村里的印象。


    大姐在我4岁那年出嫁了,嫁至邻村的一个屠夫.出嫁那天是我抽的箱,并得了6元钱礼金,姐夫虽是一介屠夫,却不是人想象中的那种胡子拉渣大肚腩一脸恶相的人.以那种职业为生的人很容易让人想象出五短身材模样,我姐夫不是,他是个很俊秀的男人,他卖起肉来,人们一看,这个人还会杀猪?可当他在劈肉时,人们才会诧异他的能耐来.因了姐夫是个屠夫,我家常有些新鲜肉吃,每次姐一来作客,便会顺便带些肉来,而我那时还小,每当家没好菜吃时,便想着姐来家玩.姐来家玩常是一人来,因为姐夫要卖肉,来了后也是吃完饭后就回.姐来时总会顺便给我带些糖果之类的东西,我从内心里感激她,那年月没什嘴馋全得了姐姐才解渴啊!


    春天的花开了,柳树吐春纳翠,池塘里鸭子嘎嘎的叫着拍打着两翼,一些勤快的妇女在池塘边洗着衣服和被子,塘边的小树上全也挂满被单和衣服,难得的天睛,女人似乎是看着天睛好但又闲不住的人,姐回家了,趁天睛把父母和我睡的被子全拆出来洗,对着村上来的已出嫁的女人,人们都会打上个招呼,邻长里短的客套话全要说上一遍,忽而大笑,又忽而沉默,姐姐在这娘家的邻居谈笑的氛围中很认真的洗着,我则在一旁看着。


    春花啊,你怎还没怀上啊?一年了吧!快嘴的张二媳妇多嘴道,是啊,春花你没问你娘啊?姐姐很紧张的样子,棒槌竟然脱手掉水里了,我看的出来姐很窘迫,脸也泛着红,就在人们还在你一句他一句问姐没怀上之类的话时,我发现姐居然有泪在脸庞上挂着,我深感不妙,忙飞也似的回家叫上娘往塘边赶,娘一边走一边嘴里念念有词,这怪她们啥子事,我都没说,远远的她们看到娘过来,便都闭嘴无言了,一会儿便转了话题,娘帮着姐很快就洗好了衣回家了,就在她们一边晒着时我便忙开了翻开了姐的包裹,看姐这次给我带来了什么好吃的东西,正一边庆幸的找到了糖时,隐约听到娘对姐说他不近我之类的字眼,娘怅然若失的语气,造孽啊,小尤是怎样想的啊?他不喜欢我!是姐的声音,你就主动点啊,这事也不碍事啊,两口子你怕犯啥门子规?不行的,他根本就不近我,妈,一年了,他从没近过我,说完后,就听到姐的哭声。


    姐回家了,晚上爸和妈半坐于床上,我睏了好久仍然见爸和妈在说话,半是清醒半是混沌的我,只听见爸说小尤有个女人,在我姐嫁过去之前就有过,妈说那你怎不说,怎让自家的女儿往坑里跳,爸说他条件还好啊,这年头还图个啥?不就图个小伙好吗?谁知道他就不近身呢?是哪里的妇女?妈说,是他村里的,就是他最小的婶婶,天啊,娘哭了出来,作孽啊,这不是儿犯天条吗?乱伦啊,你明知这事就不要让女儿去遭孽啊,我也是前不久才晓得啊,许久,妈说,那也不至于就不近身我家春花啊!
一夜过去了,至于啥时爸妈起床的,我不清楚,反正中午时分爸妈才回来,后来才得知,爸妈是去了姐夫家.日子依旧过,姐姐姐夫也一同来过我家作客,不过大部分还是我姐一人来的,爸妈照例作好吃的招待他俩,妈在姐夫来时,总会很亲热的和姐夫套话,她有什么不好你对我说,要不要去问下医生,我们又不怪你等等之类的话,而姐夫也很无关似的有一句没一句的答着,话语总会在妈妈的问话中结束,因为姐夫多半是在沉默着。


    楝树开花时,公社里让人到村里要电影,妈早在几天前就托人捎口信让姐夫姐姐来看,那天姐夫带了好几个朋友来,他们一行几个相当开心,姐姐也是,并不时的在他们说话时插嘴,我看到在放电影时,有一个男的居然还牵了一下姐的手,姐回过头来,朝他莞尔一笑,我明显感觉出了姐对他很友好.而姐夫在一旁却若无其事般,仍然顾着看电影.我对妈说,有个男的和姐夫同来的牵了姐的手,妈说我打你,我溜也似的逃开了。


    我上学了,姐姐送来了书包,买了好多本子和铅笔,我很高兴的拿着姐给我的文具到学校,同学总是投来艳羡的目光.一日,班上的大同学道,你给你的笔给我用下,我正迟疑不定时,他说不要了,还不是我那不会生蛋的姐买给你的吗?他不要不打紧,而一句不会下蛋的姐让我一下子跌入谷底.下课后,我飞也似的逃离教室往家赶.而当我把这事对我妈说,想问个大概时,妈也是叹气似的一声,便啥也不说.我心想下次不问就是了。


    秋去冬来,过年了,家家都在购置年货。怀上了,怀上了,那日姐来家时,妈惊喜的对爸说,爸也尤其兴奋,一家之人便在这喜庆的气氛中把年货办好,并买了好多小孩子穿的衣服,而这一切的祥和喜庆全在正月初一的早上嘎然而止。


    姐姐和姐夫两人自杀了,在大年30的晚上,这似乎让人难以置信,姐姐怀上了别人的种,而姐夫却要姐去堕胎,姐半夜拿起了床下的甲胺鳞,直起脖子便喝了,姐夫见状欲哭无泪,也拿起了药.这都是后话,没有谁见着,我也只是东一句西一句的听的.爸妈一夜间为姐的事便花白了头发,我似乎也懂了事来。


    多年以后,每次清明时我都会去扫墓,看纸灰飘时,总会幻觉出姐姐姐夫的相来,是为情?还是为义?是姐夫自责殉情?还是…..?都过去了,想着那姐给我买文具和糖果时的样子,我就会陷入一种沉闷的境地。


    姐姐,你一路可走好?如今又至清明,我仿佛又见糖果满包时的惊喜漾于心底,热于胸前。一幕景象又浮于脑海,斜飞的纸鸢在树梢的顶端尽处作盘旋状,地面上草丛里的蘑菇仍旧散放着小时肚饥的诱惑,山上灌木丛静静,只有风兀自轻拂,显出寂静的落寞来,只是心在想,姐啊,你未必就要以死来诠释你的无奈啊!而姐夫同你共赴黄泉时又作了如何的思想挣扎啊?真不知该为你们作些什么聊以慰藉我郁郁的心。


    日子如梭,而今我也为人父,如你还在,我该让我儿深情的叫你一声姑啊!他怎知当年的糖果里深深谙藏着姐弟的浓浓的血缘情深,且情深似海。 ( 磊)

 · 温圳镇开展“国际禁毒日”活动
 · 进贤县人民医院开展儿童生长...
 · 脱贫信息一点通
 · 市公安局交警支队督察组在进...
 · 县2017年学前教育宣传月启动...
 · 县安监局组织开展安全生产观...
 · 池溪乡创新开展群众工作
 · 江西安康装饰建设有限公司项...
 · 进贤举行第六届中小学生“魅...
 · 进贤县妇幼保健院中层干部岗...
 · 中国医疗器械(江西•进...
 · 进贤县文港文化用品产业基地...
 · 年产20000吨铝合金型材生产项目
 · 生产烧结页岩砖项目
 · 进贤县现代物流园区建设项目
 · 肉鸡产品深加工项目
 · 金属材料配送物流项目
 · 进贤县体育公园建设项目
 · 进贤县(张公)省级钢构网架...
 · 进贤县体育公园建设项目